喷着奶水的乳奴

傍晚,陆庭深亲自过来接江离,江离深感意外之后,在心中默默腹诽一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何况这人是陆狐狸。”

江离很亲切的喊了他一声:“小叔。”

陆庭深被噎了一下,盯着江离看了好半天,江离也不回避,睁着大眼睛特别无辜动人的看着陆庭深,解释道:“按照辈分我是该这么叫的。”

“如果是按隽之的辈分大可不必。”陆庭深懂得打蛇打七寸,伤人先戳心。

江离脸色微微一变,心中腹诽果然和陆狐狸较量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随即又笑眯眯的说:“按照老家的辈分而已。”

大概,这个世界上只有江离能把喜欢温文尔雅的陆庭深气的冷了面容,青了脸色。陆庭深凉嗖嗖的瞥了她一眼,只这一眼仿佛看进江离心里,让江离好生不痛快,却只能表现的不以为然的扯出一个笑容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小时候在老家,江离从来没有见过陆庭深,不过这也不奇怪,听说陆庭深十二三岁的时候就被送去国外读书,就算之前回来过,她也不会记得,毕竟隔着九岁那不是隔着一条沟那么点距离。

陆庭深把装有一件晚礼服的盒子扔给江离,“去里面把这个换上,顺便让你的化妆师给你做个造型。”

江离堪堪接过,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就往里面去,再出来的时候已是盛装,一身花仙子造型,很趁江离的气质,像极了从森林里走出来的精灵女孩。

陆庭深失神看了一会,这样的江离无疑是极美的,倒真像从画里面走出来的,大概是正是因此,所以这些年不管江离演技好坏与否,总是脱不了花瓶这个名称。

“小叔叔。”

江离一开口就把陆庭深拉回了现实,“小叔叔”这个称呼无疑就是一把悬在他头上的利剑,提醒他,这个姑娘纵使千般好万般好,他们之间隔着的不仅仅是陆隽之还有整个陆家。

“上车吧。”

“嗯。”

舞会的地点选在一座豪华庄园里,被邀请的也多是些商界名流,像江离这样能被邀请的女明星不多,得亏于江离的名气以及她这些年在商业方面的小有成就,和一些商界大佬们也多有合作。

陆庭深作为江离的老板,两个人一起参加这场舞会也不稀奇,江离是挽着陆庭深的胳膊进去的,他们一进来一下子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或惊艳或赞美或不屑的或嫉妒的。

两个人只需往那里一站,自然就有很多人上前一阵寒暄,为陆庭深的实力也为江离的美貌。

陆隽之也会来江离一点也不奇怪,他向自己走来的时候,眼里的深情,还是会让人忍不住脸红。

陆隽之走到她面前,弹了弹江离的额头,语气多有怨怼,“阿离,你这么漂亮我会很有压力的。”

江离在心里偷笑,趾高气扬道:“你是觉得站着我身边显得你自惭形秽了吧。”

“处理你身边的桃花也很累的。”陆隽之慢悠悠道说完,下一秒却是江离咬牙切齿的声音:“原来都是你搞的鬼,难怪我这些年连个男人手都没牵过。”

两人之间的互动,简直就是完全无视身边的陆庭深,陆庭深忍不住咳了一声,对着自家侄子语重心长道:“大侄子,男人占有欲太强不好。”

“小叔只是没立场这样做罢了。”陆隽之说的特别坦然,往深里想又让人觉得这话又不能光听表面。

陆庭深气结,这小子什么意思了,叹了口气,好像很生气的走了。

江离冲着陆庭深的背影嘿嘿的贼笑,活该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