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在认识了一年零五个月后。:乐:文:小说 3w.しwxs.com【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ia/u///】

江樾和方梓默在美丽的海岛上举行了婚礼。婚礼一贯是江樾不同常人的风格,处处透着奢华和浪漫,让人无比羡慕。

结婚五个月后。

方梓默和麦尔导演的电影率先在美国上映,三天后在全球上映,票房大爆,是这一年票房最高的影片,也是众人讨论最多的影片。因为这部影片,在各国的颁奖礼上,方梓默出尽了风头,获奖无数。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好莱坞颁奖礼上,她一个华人影星居然斩获了好莱坞影后,让一开始因为国籍唱衰的网民纷纷惊掉大牙,然而大家都很清楚,这个奖,方梓默实至名归。

自此之后,方梓默打开了全球的知名度,从此不缺好剧本和好团队,隐隐约约成为了国内影星第一人。成为了万人追随的偶像,不仅事业上越来越好,连爱情都羡煞旁人。

见自己的妻子事业上压自己一头,江樾自然也不甘示弱。他之前就一直想要有所突破,因此开始尝试不同的曲风,并且一首歌同时出了中文版和英文版两种。而在全球拥有无数影迷的方梓默也帮了江樾一把,在各种平台有意无意间通过自己将他的歌宣传了出去。而江樾缺的就是宣传,他的歌一旦开始有人喜欢,就像传染病一样,飞快地在人群中蔓延。

这是两人事业上最辉煌的上升期,他们都各自为自己爱着的事业而奋斗,由于都忙,常常几个月几个月的分开,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因此江樾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时间,每次见面,都能成功把方梓默折腾地死去活来,各种各样的姿势,让方梓默不得不怀疑他平常到底是真正在工作还是看些有的没的?而且最让方梓默心塞的是,她每次只能打落牙齿往里吞,重新回去工作的时候还得遮着掩着,生怕还没消下去的痕迹被人察觉。

结婚三年后。

网友们一直期盼着的小江樾终于有了动静,方梓默怀孕了。这次怀孕完全在两个人的意料之外,打破了他们的计划。

孩子都是上天的礼物,两个人欣然接受,方梓默推掉接了的片约和代言,赔偿了违约金之后,专心在家待产,落的清闲。

而江樾忙完演唱会的事后便做了甩手掌柜,溜回家陪产,过起了开心时逗逗方梓默,失落时逗逗方梓默,有聊时逗逗方梓默,无聊时逗逗方梓默的生活。

还有,为了怕他一代歌神的孩子和方梓默一样五音不全,他每天都必定会拉着方梓默,给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唱歌弹琴弹琴唱歌,乐此不疲。

十月怀胎后,方梓默生下一名男孩儿,取名江梓樾。

夫妇俩本来打算孩子出生后便恢复工作,可是孩子的魅力实在太大,两个人硬生生拖了半年才不太情愿的恢复工作。

因此方梓默除了每天和江樾视频聊天外,还要和小樾樾视频聊天,哪怕小孩子还无法进行正常的交流,但只要看着都觉得开心。

至于江樾,他的日常除了逗方梓默外多了一项,那就是逗儿子。江湖纷纷赠送外好‘坑娃神爹’。

结婚五年后。

江梓樾两岁,方梓默再次怀孕,产下一女,取名江乐茗。

两人儿女双全,夫妻感情和睦,事业有成,成为了娱乐圈的一代佳话。

而当年两人经历的一切,被曝光恋情,方梓默被冤入狱,江樾挡刀命悬一线等事被两人的p米分铭记在心,还时时在各大社交平台感怀一番。

更为好笑的是,居然还真有导演找上门,说想要将两个人所经历的拍下来,想要邀请他们当男女主,被两人婉拒了。

而除了人人皆知的那些事情,只有一件事,是两人之间独有的秘密,那就是上海公寓那一晚的惊心动魄。

上海公寓方梓默一直保留着。

每当她站在阳台栏杆旁看去的时候,便会想到当初两个人抱着大哭的情景。

如果当初江樾没有来找他,如果江樾没有那么决绝的做法,两个人现在会是怎样的生活?

“想什么呢?”江樾从后面抱住方梓默,亲昵地在她耳边问。

他刚洗了澡,穿着睡衣,抱着穿着情侣睡衣的方梓默,两人身上带着同样的沐浴香味。

“没什么。”方梓默回神,感觉到他不安分的手,微微挣扎了一下,“孩子还在呢。”

“我刚刚看过了,都睡着了。”江樾将她小小的耳垂含进嘴里,含糊不清的呢喃,手熟悉的从她的睡衣下摆进去。

几年的夫妻生活,两人对彼此的身体已经非常熟悉,熟悉到江樾一只手就能轻而易举的让方梓默情.动。

他半抱起方梓默,将人扔在床上,压了上去。

男女难耐中带着欢.愉的声音,让房间的气氛变的火热。

正当江樾在方梓默体内如鱼得水时,突然间小女孩大哭的声音响起:“爸爸……爸爸……我要爸爸……”

两个正在交欢的身子不由的一僵。

陡然缩紧的刺激感让江樾整个人一抖,那种好似人间天堂的感觉让江樾完全抵挡不了诱惑,之后完全不管不顾的快速冲刺了起来。

方梓默小小的挣扎了起来:“女儿她……”

方梓默还没说完,有一个稍微大点的男孩子声音随后也响了起来:“哥哥在呢,不哭不哭。”

江樾声音嘶哑:“真不愧是我儿子,懂得为父分担了。”边说还深深的撞她。

小女孩哭泣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方梓默被撞的发出浅浅不一的□□,尚且自顾不暇,见女儿不哭了便放下了心。

结果几分钟后,卧室的门传来敲门声。

“爸爸,妈妈,爸爸,妈妈……”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喊的人心都能软出水。

“爸爸妈妈,妹妹要和你们睡,你们睡了吗?”江梓樾牵着妹妹的手,对着门内说道。

再大的□□在这种情形下也只能强忍着,两人起身,飞快的收拾了一番,江樾开门,便见自己的女儿和儿子手牵着手站在门口。

女儿还小,一张胖嘟嘟的脸上挂着泪水,可怜极了,走路歪歪扭扭的,见到他瘪瘪嘴,但也没哭,只是一把抱住他的腿,将脸上的泪水统统擦在他身上,然后张开双手,撒着娇:“爸爸,抱。”

江樾无奈地蹲下,将女儿抱在怀里,然后捏了捏儿子的脸,看着他睡眼惺忪的样子,笑了:“妹妹交给我,你去睡。”

江梓樾揉揉眼睛,往房里看了一眼,见方梓默躺在床上,没有起来,于是疑惑地问:“妈妈不舒服吗?”

“嗯,不舒服。”江樾顺着儿子的话说。

“那我给妈妈倒水喝。”

“没关系,妈妈睡一觉就好了,你也去睡。”江樾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低下头亲了亲,“晚安。”

“爸爸妈妈晚安,妹妹也晚安。”小男孩被妹妹吵醒,这下也困了,于是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江樾起身,单手抱着女儿,将门关上,然后将女儿放在自己和方梓默的中间。

还不怎么利索的小姑娘艰难的转了个身,将方梓默抱了个满怀:“妈妈。”

方梓默平时对孩子话也不是很多,闻言只亲了亲女儿的脸,言简意赅:“睡。”

小姑娘折腾了一下也累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而方梓默更是被江樾折腾恨了,几乎是和女儿同时睡着的。

江樾看着女儿,又看看方梓默,心里不是滋味地将被子给两人盖好。

万事果然都有两面性,平时两个小祖宗有多可爱,这种时候就有多可恨。

结婚十年后。

两个孩子小的也都五岁了,他们把方梓默和江樾的外貌基因都结合的很好,小小年纪就能看出长大后该是什么样的风华。

而值得一提的是,儿子江梓嘉性格上也结合了两个人的特点,和方梓默一样偏沉默,但又有江樾的聪明,小小年纪完全就是一个小大人,也就在被江樾逗惨了的时候才会恼羞成怒地像个孩子。更值得一提的是,儿子江梓嘉没有遗传到方梓默的表演天赋,也没有遗传到江樾的音乐天赋,但是智商很高。

至于小女儿江乐茗,恰恰相反,性格活泼开朗,从小就表现出极佳的音乐天赋和表演天赋。江樾在家的时候,她就各种撒娇要爸爸教她唱歌,给她弹琴。方梓默在家的时候,她就给方梓默表演各种动物,表演奶奶外婆外公爸爸哥哥妈妈的表情,有模有样的,常常让人捧腹大笑。

因此江樾最乐此不疲的事情就是:逗方梓默,逗儿子,逗女儿。

将方梓默逗得脸红是他的人生目标,将小大人般的儿子逗哭是他的人生追求,将女儿逗哭也好逗笑也罢是他的人生乐趣。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