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熟妇乱子伦视频

“咚、咚、咚、······”

木鱼声不断地响起,阿夜从迷茫之中睁开了满是泪水的眼。 ()

“紫心···”他轻轻呼唤着。

但面前的不是紫心而是一个和尚,敲着木鱼的小和尚,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这时,他们处于一片无尽苍白的空间,如无根的浮萍。

“你是谁?”

阿夜看着盘坐在空中敲着木鱼的小和尚,面色冷凝。他知道自己应该死了,除非那是梦。如此真实,即使他无比希望那是梦,但又怎么可能?

虚幻与真实都快把他折磨的快要疯掉了。

“一个光头的小和尚。”小和尚笑着回答,笑容纯粹如冬日阳光。

面对如此回答,阿夜僵硬的脸顿时垮下来了,又不是没有眼睛,会不知道对方是一个光头的小和尚。

小和尚似乎知道了阿夜心中所想,于是笑着解释道:“我没有名字,我师傅从小就叫我小和尚。他还没有给我取法号就圆寂了。后来,小和尚就成了我的名字和法号了。”

“这是哪里?”阿夜问出了最想问出的问题,应该是死了,不应该活着啊。他很惊恐,想起那场景心都在颤动。

“斩罪台,一个斩断罪孽的地方。”小和尚的语气很严肃,甚至透露出了浓重的怜悯之情。

“斩罪台?我原来的地方呢?”

虽然阿夜想到了这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但绝没有想到这是一个何等特殊的地方。而小和尚面对他的询问,很平静,如一汪永不波动的清潭。

“是现实的世界,还是你梦中的世界?”小和尚的语气很柔和,微带着笑意。

“现实世界和梦中的世界。梦中的世界!你说我经历的世界是梦中的世界?”

当阿夜听到小和尚说道梦中的世界时,他突然想到了那所谓的轮回会不会是一个梦境?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也不能完全这样说,你信则存在,不信则是虚无。”

小和尚给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回答,最后还反问道:“你信不信?”

“我信!虽然在那个世界之中悲剧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但我怎么可能去否认那些情感呢?那些让我疯了、癫了的感情,绝不能否认!”

面对阿夜的回答,小和尚还是一般微笑。

“谁能说梦就是假的?至少我们的情感是真的。你跟我来吧···”

小和尚感叹一句,接着让阿夜跟着他。他带着阿夜来到了一面巨大的镜子面前。

镜子很大,阿夜站在前面只能看见镜子下半部。

“你有罪!”

突然一声大吼,让阿夜神魂震动。一瞬间,他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和同学打架,扯女同学头发,和父母吵架······最后,镜子里的画面,定格在了他将双手没入紫心背部的场面。

“紫心!紫心!······”

阿夜突然疯狂地吼叫起来,吼得精疲力尽,吼得泪流满面。他要崩溃了,即使那只是梦而已。他不认为自己有罪,但也不否认伤害了紫心的事实。

不知过了多久,小和尚和阿夜在苍白的虚空相对而坐着。

小和尚闭着眼睛敲着木鱼“咚、咚、咚、”,一脸淡然。但阿夜却坐不住了,对于他而言,这里充满着疑问。

“小和尚,你是哪座庙里的和尚?”阿晚对着闭着眼睛的小和尚问道。

“三生庙里的小和尚,那座庙应该已经不见了吧。”

小和尚的回答直接令阿夜有些呆滞了。他莫名说道:“三生庙!从前有座山叫三生山,山上有座庙叫三生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有一天,一位少女······”

这个故事,阿夜给妹妹讲过无数次,简直倒背如流了。

小和尚突然睁开了眼睛,吃惊地问道:“你怎么知道三生庙?你怎么知道庙里只有两个和尚?”

看见小和尚不再淡然了,阿夜竟然产生了成就感。他突然想到了小和尚的年纪,一千年前的小和尚,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三生庙现在还存在,方圆千里都是极其有名的。而且还流传着你的故事,你有一千多岁了?”

听说还有什么的故事,小和尚平淡且微笑的脸维持不下去了。

“怎么会有我的故事?还过了一千多年,你给我讲讲。”

阿夜用了十多分钟将小和尚与少女的故事给小和尚讲了,这让小和尚一阵脸红。看着小和尚脸红,他内心一阵感叹:一千多年的老妖怪了,竟然还脸红。

“这个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阿夜好奇地问小和尚。

“真假各一半吧。”小和尚有些闪烁地回答。

“你们消失了,是来了这个地方吗?”

“是的,我和她都来到了这个地方。”

“那她呢?”

“堕入了罪界。”

阿晚很迷惑,于是向小和尚问道:“什么是罪界?”

小和尚叹着气回答:“这里是斩罪台,只是罪界的一个平台,真正的罪界其实是无数死后的世界。”

“死后的世界,她死了?”

他被小和尚的话惊到了,但小和尚又解释道:“没有,她是以活着的身躯堕入罪界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承认自己有罪了。于是她堕入了罪界。”

“难道是因为那一面镜子?”阿晚想到了他那会儿面对的巨大镜子,很邪乎的镜子。

“那是孽台镜,看人一生罪孽的镜子。”

如果阿夜不曾面对过那面镜子,他是不会相信一面镜子可以照出一个人一生的罪孽的。但因为经历过,所以他不得不相信。

“有罪就堕入罪界,那无罪呢?”阿夜有无数的疑问。

小和尚依旧很认真地回答道:“就如我这样,给予堕入罪界的人救赎。”

“那你给予她救赎了没有?”阿夜对于小和尚和少女的结局十分在意。

“我不能离开这,因为我是斩罪台的使者,不能离这平台太远。要给予救赎是有一定范围限制的,而她走的太远了。一千年以来,我救赎了上万罪孽者,但这一千年以来却又产生了上百万罪孽者。我一直没能找到她,给予她救赎。终于你来了···”

小和尚一句“你来了”,让阿晚知道小和尚的目的就要说出来了。

“和我来了又什么关系?”

“你来了,我就可以把担子交给你了。这样,我就可以一心一意地寻找她,不再受范围的限制了。”

小和尚说得自然而然,阿夜却不乐意了。他还要回去,看看现实世界之中的妹妹怎样了。甚至他会去紫心那,看看可不可以撬墙角。他没有时间消磨在这个世界,即使在这个世界可以和小和尚一样不老不死。

“我为什么要接下你的担子?”

“你不想回去吗?如果你救赎了足够多的人,你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小和尚一击,就击中了阿夜的死穴,让他足足愣了半天。

这是一个很奇特的地方,是不能随意出去啊。回去,在这里该如何回去呢?和小和尚一样在这里呆上上千年吗?绝不能这样!

他想了一想,神色不安地向小和尚问道:“你用了上千年,救赎了上万的罪孽者都没能回去,我能有什么办法。而且到时候回去,那个世界早已不是原先的世界了。”

小和尚摇摇光头,阳光般温暖的脸庞终于有了一丝哀伤的色彩。

“不是你那样想的,我早就可以回去了。但没有救赎她,我怎么可以一个人回去?何况太久远了,什么都已经改变了,回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徒增伤感···”

小和尚的回答给阿夜巨大的希望,不是回不去,而是不想回去。既然小和尚可以回去,他也一定可以回去。但突然间,他想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小和尚有上千岁了!

他急忙问道:“那你当时用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回去了?应该不长吧。”

在等待回答的过程当中,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仿佛在等待命运的判决一般。终于小和尚出声了···

“不长,第十年,到了第十年我就可以回去了。”

“十年,十年还行。”

阿夜顿时松了一口气,心想,当年那个与世隔绝的小和尚可以用十年就能回去了,他怎么都能在五年内回去吧。

这时,小和尚似乎又看透了他的心思,突然感叹道:“当初,我十年内救赎了上百位罪孽者。据平台统计,我是一百万年以来救赎最快的。”

很明显,小和尚存心打击阿夜。曾经单纯的小和尚不再是那般纯真了,这也是肯定的,毕竟都是千年老怪物了。

“一百万年以来最快的?”阿夜听着,心顿时凉了大半截,还真的被小和尚给打击到了。

“努力吧,少年。我带你去真正的罪界,完成你第一次救赎。等你第一次救赎成功后,我就放心将这里交给你了,我就可以离开去找她了。”

小和尚说完,将手中的木鱼敲了几声,其中产生莫名的韵律,四周的空间产生波动。突然在前方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光幕,如血一般涌动着,有一种不祥的邪异之感。

“跟我进去吧,那里是所有罪界的入口,称之为罪界长廊。”

说着,小和尚洁白的禅衣飘然,一跃便飞入其中。而阿夜跟随着一跃,还不太习惯地飞了起来,摇摇晃晃地也就跟了上去。

在将要触碰到那血幕的瞬间,极端恐怖的气息。

阿夜肯定,这是真实的血!很浓烈的血腥味,还夹杂着强烈的怨气,似乎要冲出来一般。他瞬间都有些迟疑了,对于他这个腥风血雨走出来的人来说有些不可思议!

要有多血腥,又要多强烈的怨气才会让他迟疑那片刻啊。不管如何,他还是皱着眉头没入了血幕之中。

一进入其中,阿夜就看见了一条时空走廊一般的地方。走廊左右出现一幅幅好似海报一般的画面,阴沉或血腥,其左下角大多标着b、c等标识,还有极少数标着a。

a、b、c什么意思啊?单词字母吗···

小和尚在阿夜的前方,指着那些画面,对他说:“看到了吗?它们都是罪界。a、b、c都是罪界的罪孽等级,还有一个极其稀有的s等级的,我这一千多年只见过五次。”

“各个等级有什么不同?”

阿夜也对这神奇的地方产生了好奇,特别是四周弥漫着的罪!就是罪,无数的罪孽之力弥漫着。他血脉里似乎引起了共鸣,不断奋涌着,身体随之颤动不休。

是渴望!

自己身体里罪恶王血在渴望着四周弥漫着的罪孽之力,但明明是梦中世界获得的罪恶王血才有这样的感觉,可现在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感觉呢?他慌乱了,可突然间那感觉却消失了,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是错觉!

毕竟那梦是斩罪台缔造的,十分真实,影响到现实也情有可原。正当他向四处观望各个罪界时,小和尚回答了他的问题。

“等级之间很大的不同,如果你以回到原来的世界为目标的话。救赎一千个c级的罪孽者才能出去,或者救赎一百个b级罪孽者,a级罪孽者的话只需要十个。至于s级的只需要一个就行了。”

阿夜对小和尚救赎的等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在对比之中他才能看清楚自己的路是怎样的。

于是,他问道:“你救赎的上万位罪孽者的等级分布是多少?”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s级的一个也没能完成,虽然不死心试了几次。a级的倒是完成了十几个。其他的全部是b、c级的了。你选一个吧,最好不要去选a级的,以你现在的能力选了也没用。”

阿夜还真有些被小和尚唬住了,没有想到救赎会有如此难度。但他也没有多想,收收神,开始漫步于罪界长廊。

一幅幅画面都极其震撼人心,因为太具有真实之感了。阴森、绝望、血腥的,不绝于眼,还有那看上一眼都能慑人心神的画面,魔幻,荒古,甚至有巅峰的科技世界。

有多少的罪界,又有多少罪孽者啊!

突然,阿夜停了下来,目光被一幅画面吸引住了。他看见了一副美丽而妖异的画面,强烈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一位身穿白色长纱裙的少女微笑着,举起举起一把暗红的短刀分割一具具尸体。

少女很美,充满着古典优雅的气息,如一位不染红尘的仙子。但她却在做着极其血腥的事,还面带着纯白迷人的微笑。

她的身后是尸山血海,无数怨灵沉浮,还有爬行的残尸。

这是一位血色的少女,犹如深渊的魔女!是谁?为什么会如此熟悉!犹如天使却又是魔鬼,两种极端的纠缠。

小和尚看见阿夜停了下来,知道他已经选定了将要进入的罪界了,于是上前去看看他选的是什么罪界。

“你竟然选的是她,呵呵···有你受的了。她可是很恐怖,极其厉害。当初我也选过,第一次被她割了脑袋,救赎失败了。有些不甘心,于是我第二次又去了。但最后被她斩断了四肢,鲜血流尽而死。我真的怕了,当时可痛得我快疯了。”

小和尚微笑着说着自己被割了脑袋和斩断了四肢,十分平淡,这让阿夜觉得他才是真正恐怖的存在。想想,有人会这样平淡地诉说自己被割头,被斩断四肢吗?

心里嘀咕了一阵,阿夜看了看画面的左下角,那里标着大写字母--a,还有几个小字【九州世界】。

九州世界,又一股强烈的熟悉感涌上心头。去这个世界救赎,无疑是极其困难的,但他想去看看,想看看那是一个怎样的少女,明明没有见过,为什么让他如此熟悉。

还有九州世界,听起来太耳熟了,难道上一辈子就生存在那样的世界过?

而且,如果他救赎成功了,就相当于走了回去十分之一的路途。他不想让自己的妹妹和紫心等得太久了,要快!

见阿夜无言,小和尚也不劝阻了,说道:“你把手按在那副画面之上吧。你按上去就会进入那个罪之界。”

“不需要准备什么吗?”阿夜有些疑惑,就这样进去,总感觉有哪不对的地方。

“不需要准备什么,进去找到那少女,救赎她就行了。”

小和尚说得越简单,阿夜就觉得越有问题,还是迟疑道:“我该怎么救赎呢?”

“我怎么知道?被杀了两次,我会有什么办法吗?”

“哦,再见。”

看不出什么的阿夜朝小和尚挥挥手,算是告别了。然后他将右手按到了血色少女的画面之上,一道血色的光芒将他吸了进去。

在他走后,小和尚敲着木鱼,口中喃喃:“阿弥陀佛,愿施主死得轻松。”

······

轮回金鼎之外的世界,踏于千丈高峰之上的秦迷手持轮回金鼎,面色凝重。

“已过七七四十九天,以银月之魔夜无的才能断不可能拖到如此之久,难道出现意外?”

“遭了!”

突然,他的脸色剧变,将轮回金鼎想远处一抛,自己飞速向反方向破空而去。而就在那瞬间,轮回金鼎爆炸了。

砰砰砰!!!~~~~~~~~~

毁灭的金光以轮回金鼎为中心四射,犹如降落的太阳。远远不止如此,能量的爆发越来越恐怖,太阳的伟力都不能与之比拟。

光芒照耀之处什么都被摧毁了,什么山川河流都化为了虚无,地面都有百丈的沟壑。那一步成皇的秦迷终究没有逃脱,在金光之中泯灭了。

连几乎成皇的绝世天才秦迷都承担不起如此金光,整个生界又有多少生灵能承受,而金光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

难道生界就这样毁灭了吗?

不,生界早就毁灭了,在六千年前就毁灭了。所有的存在不过是永夜不甘拜于天道的执念罢了,南荒、紫云、九州,生界等世界,还有其他的······

所有的生灵都是永不超生的阴灵,以永夜的不屈之魂为支撑建立了死之世界。

永夜早已不是王者,而是彻彻底底的鬼帝,永夜鬼帝才是他应有之名!

支撑了六千年已经够长了,永夜之魂也变得越来越脆弱,终于开始融合。如今到了崩溃的边缘,生界的死之世界已然成了第一个。

为了结束所有因果,永夜又开始了旅途,以罪界之名步入自我的救赎。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他的自导自演。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