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宝贝我会轻一点的

(一)

盖勒特虚扶着邓布利多,或许是年纪大了,也有可能是这个世界有些排斥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到翡翠大陆后身体就一直很虚弱,像是当时魔法阵造成的后遗症,但通行的几个人都只缓了一天就没有事情了,只有邓布利多,是不是发昏,盗汗,还有些厌食。`乐`文`小说`www.しwxs.com在当初昏迷着来到翡翠大陆的西里斯也苏醒过来,活力满满的开始新的生活的时候,盖勒特开始着急了。因为邓布利多不仅没有好转反而魔力开始缓慢的下降。

不得不承认,邓布利多的魔力的确深厚,怪不得当初有人称邓布利多是伏地魔唯一害怕的人。或许盖勒特的魔力可以和邓布利多比肩,但那是以前,在监狱的日子盖勒特的魔力被禁锢着,后来在邓布利多去取伏地魔的戒指的时候,又为了邓布利多透支了自己的魔力……现在当年叱咤风云的黑魔王一代,他的魔力也只是出众罢了,却不在金字塔的顶尖。

在邓布利多的魔力水平降低到和小天狼星差不多的时候,他的身体开始好转了。每一个世界都有他的法则,邓布利多乐呵呵的适应着自己新的魔力水平。一个曾经在另一个世界顶端的领袖,并不那么容易被其他的空间接受。

“阿尔,等你适应了,翡翠大陆的法则,你想去做什么?”盖勒特看着坐在林荫下看书的邓布利多问道,并且小心的将手上的外衣,披在了邓布利多的肩膀上。

“你呢?盖尔?”邓布利多眨眨眼睛,“不管干什么你可得保护好我。”说着邓布利多假模假样的咳嗽了几声,以示自己现在是一个虚弱的人。

“本来说先到处走走,看看这片大陆呢,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来到异世的机会。”盖勒特看着邓布利多,十分夸张的叹气道,表达着自己的遗憾,但眼睛里满满都是笑意。

邓布利多有些卡壳,“去当图书管理员怎么样?就像平斯夫人那样。”蔚蓝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盖勒特。

环游世界啊,那是他们曾经的约定,还以为永远不会实现了呢!

邓布利多鼻子有些发酸,他们错过了太多还好还来得及。

盖勒特看着邓布利多的眼睛,愣住了。他从没想到有生之年还可以看见这双通彻的眼睛。就像一眼可以看见底的湖泊。从那次他们决斗后,邓布利多的眸子就蒙上了雾。

他理解,实际意义上,他们都是领袖。也可以将他们分为黑白两派。但盖勒特和邓布利多有很大的不同。邓布利多领导的是人民,他带领的是属下。属下会执行他的命令,为他效忠。但人民不一样,不是邓布利多带领的每一个人都从始至终支持他,凤凰社都不是完完全全一心的,更何况巫师界的人民。不管是盖勒特还是伏地魔都可以归结为为自己及属下争取利益的团体,但邓布利多为的却是巫师界的人民。但这些人民除了享受着邓布利多的保护,其实付出的并不多,他们既没有因为凤凰社保护了他们,就为凤凰社的主力家庭韦斯莱家免去些许的铜那可,也没有在邓布利多被魔法部要求离开霍格沃兹的时候说一句话。

邓布利多不是每一件事情都做对了,但他却绝对没有做错过。归根结底他不过是希望巫师界更好罢了,没有参杂一点自己的私欲。

盖勒特将邓布利多往自己身边揽了揽,就像年少的时候那样。

“嘿,阿尔。我们去周游世界吧,然后回来组建一支势力,为了魔法,也为了最伟大的利益!”

“阿尔,等你身体没问题,咱们去周游世界吧……”盖勒特缓缓将当年说过的话再次说出,但他没有说完,邓布利多就笑着接到“势力是组建不了了,但实验室没问题,我们依旧可以为了我们最伟大的利益

!”

(二)

邓布利多将当年的事情告诉了西里斯。

“艾德里安老师,我……”西里斯消沉了几天,“我还有机会回去吗?”

“回去时可以的,我当初可是把莉莉送回去了。”艾德里安给西里斯倒了杯茶,他现在有些喜欢这个孩子了,他也听说了当初的事情,照他来说,当初的事情最痛苦的应该是邓布利多。他本来想劝劝这个孩子,他害怕西里斯为当年的事情怨恨邓布利多,但没有想到,西里斯消沉了几天就很快接受了这件事。

“我想回去一趟。”西里斯说。“我不知道卢平怎么样了,我想回去看看,我还惦记哈利……”

“你不为当年的事情,埋怨阿不思么?”想了想,艾德里安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西里斯摇摇头,“最后光明胜利了,不是吗?再说邓布利多校长其实并没有做什么,他也不是处心积虑的要牺牲掉詹姆斯,而且就算是,能用我们的一条命换伏地魔的,我们几个不管是谁,都没有二话。”

“唔,西里斯,我之前害怕你对阿不思……”艾德里安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口茶,“哈利亲生父亲的死亡,其实最痛苦的是阿不思。因为在他心里他会将詹姆斯的死亡背负到自己身上。事实上,不仅是詹姆斯,巫师界每死去一个人,阿不思都觉得,这个人是因为他的领导不到而丧命的。你没有办法想象那是多大的压力。”

艾德里安想起了自己曾经参加过的一次和亡灵巫师的战役。亡灵巫师研究出了一种诅咒,你只要和下咒的人稍有接触,就会在三天后变成和他一样的怪物。那就像是一场瘟疫,他们大军最后将亡灵巫师围追堵截到了一座城内,但里面同样还有无辜的百姓。

但事态容不得僵持,谁也不敢放出那座城的任何一个人,哪怕他是无辜的。亡灵巫师在城楼上叫骂,说光明神殿草菅人命,无辜的百姓的哭喊似乎现在还回荡在耳边。

他们也想救出那些无辜的人,但不能。谁也不敢保证哪怕放出来一个人,会不会迎来的是又一次的诅咒感染,更多百姓的死亡。

最后他的老师,当时光明神教的教皇决定,对这座城市进行光明净化。

这是光明咒里最恐怖的一个禁咒。按理说,光明魔法不应该冠上恐怖的名头,但这里的净化不是说净化黑魔法,而是将所有物体还原为最原始的元素。

艾德里安的老师用生命完成了这个禁咒,这个城市一瞬间灰飞烟灭。但他并没有成为英雄,而是成为了罪人,因为他杀害了无辜百姓。连带艾德里安,这个本是下届的教皇的人,也被驱逐出了光明神教。

艾德里安每每看见邓布利多,总是能想起他的老师。

“人老了就容易想起从前。”艾德里安,抹抹眼泪,“你刚才说要回去,是么?送你回去倒是可以,不过就是不知道那面的法则会不会接纳你们呀。”艾德里安从回忆里抽身。

“我想回去和莱姆斯和好。”

“哎?西弗没和你说嘛?”

“什么?”

“哦,前几天莉莉收到几封信呢,是那个叫赫敏的小姑娘鼓捣出来的。”艾德里安撇撇西里斯,“一封是你的教子给你写的,还有一封信,你猜猜是谁写给你的?”

————————————————————end————————————————————-

作者有话要说:  就这样了,写番外的跨度时间太长,自己后来也不晓得写什么啦,感谢每一位陪伴过我的亲,就此完结。之后会开一本重生修仙的文,架空的。什么时候我写够十万字,就发上来。准备分两部,第一部涉及修仙会比较少,可以当架空古文看,第二部就是修真的事情了。就这样,再次感谢大家,爱你们!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