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33日索情

“回过头……来路无踪……不知所往……”

“失却自我……执念疯长……吞噬那个叫我的地方……”

“苦苦寻找……忘却自己……”

“永恒……找到了……然后呢?……忘了……忘了……”

原本那模糊的吟唱变成了声声低语,好像有个人在雾气之中抱着头苦苦思索,而后又低声叹息着。【最新章节阅读】

“回过头……你,可还记得来时的路?”

“像这雾气一般,后面的路早已淹没不见……”

这次,那个声音直接出现在了林凡脑海之中,林凡一惊,急忙转身看向身后的秦雨瑶。秦雨瑶疑惑的看了林凡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林凡一滞,那个声音只出现在了他的脑中,因为秦雨瑶根本没有一点的异样或者其他的表情。

随着那个声音落下,林凡不由的开始想,“是啊我还记得来时的路吗?我的身后,那来时的路是否如同雾气一般消散不见,只余一片朦胧方向不见……”

雾气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双死灰色的手按在了林凡的肩膀上,可是林凡却如同没有丝毫的感觉一般,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那双手的存在。没有身体,只有一双死灰色的手,上面带着血色的毛发。那双手给人的感觉好像它根本就不是一双人的手,而是两条长满红毛的怪蛇。

走在林凡身后的秦雨瑶在看到那双手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可是奇怪的是她并没有露出疑惑或者惊讶的神色,就好像她原本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一般。

在看向那双死灰色的手之时秦雨瑶的眉心之处一个小小的印记一闪,而后便消失不见,那是一方印,一方印玺。

那印记一闪之后,那双手便如同遇到了天敌一般,急速脱离了林凡的肩膀消失不见。

雾气之中,一个人闷哼一声,捂着自己的眉心之处,那里也有着一个印记,只不过那个印记是一双手

那人缓缓的抬起了头,他的脸……在不停的变换,就像是有着无数张的脸重合在了一起,然后在他的脸上一张张的进行着更替一般。他的瞳孔,是绿色碧绿那双碧绿的眼睛看穿了浓浓的雾气,直直的看向了秦雨瑶,他的目中有着一抹敬畏之色。

秦雨瑶似乎有所感应,也看向了那个人的方向,只不过她的眼中是警告。她……知道他是谁

“献祭自我……得……永生不灭……”

那个声音再次在林凡的脑海之中响起。同时,先前那个穿过了林凡的身体而消散成了雾气的人影,再次慢慢的扭动着出现,而后呆滞的向着遥远的前方移动着步伐。

林凡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拉住了身后秦雨瑶的手。

“走”

虽然那声音没有影响到林凡的心,没有使他成为迷失者,可是却在他的心中种下了一粒种子,一粒迷失之种。

一日之后,林凡和秦雨瑶站在雾气之外,看着雾气之中那些无穷无尽的晃动的身影松了口气。

在出雾气之后,秦雨瑶马上又找出了一方面纱遮在了脸上。

在看到前面那些景象的时候,林凡和秦雨瑶不由的心脏一震,那……是一副怎样的画面

石像,无数的石像它们相对而立,在它们之间留出着一条长廊。就像是两边站满了人群的街道,等待着迎接什么。

可是,它们不是在迎接那些石像,全部都双膝跪于地,双手虔诚的捧着献祭的祭品,只不过它们双手之中所捧着的祭品……是它们的脑袋就像是它们自己割下了自己头,而后捧在手掌之中,给什么东西献祭一样。

林凡甚至清晰的看到那被捧在双手之中的脑袋,它的神情是那么的虔诚,嘴角微微上扬,似乎能献祭自己便是莫大的幸运。

林凡走到其中一座石像跟前,石像脖颈之处的伤口那么的逼真,甚至还挂着即将流落的血液。整个石像浑然天成,没有一丝一毫被认为加工的痕迹,如同这一切都是自然生成一般。可是,可能吗?不可能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可怕的信仰”秦雨瑶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原本的她,执着的认为在这个世间不会存在任何能让她感到恐惧的东西,可是,来到这个地方之后,她才发现以前的自己幼稚的可笑。

“是啊他们都是自愿割下自己的头颅,而后被用术法化成了一尊尊的石像,永生永世守护在这里。”林凡道。

信仰,是很可怕的如果正确的引导,那么便是一股强大的正义之力,如果引上邪路,那便是一股吞噬生命的灾难洪水。

无意识的,林凡再次牵住了秦雨瑶的手,或许连他也没有发现,再他们订婚之后,他们之间,无形之中,已经不再如同以前那般冷漠不相近。无论秦雨瑶的修为多高,无论她高出自己多少,可是下意识的,他认为有危险出现,自己就应该挡在她的前面。

秦雨瑶没有挣扎,装作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什么也没有发生,任由林凡牵着手。

成千上万,那些石像立满了两旁,都保持着相同的姿势。在它们之间走过,林凡感觉它们的眼睛似在盯着他和秦雨瑶两人,不由的紧了紧握着秦雨瑶的手。

“它们这是在献祭着自己的灵魂”秦雨瑶突然道。

“灵魂?”林凡道。

“对他们无法自己抽离自己的灵魂,所以他们割下了自己的头,表示着将灵魂献祭。”秦雨瑶道。

林凡脚步一顿,双目瞪的老大,身体在微微颤抖,他的眼中是……兴奋

秦雨瑶也看到了前面的东西。前面,所有的石像消失不见,可是却立满了三丈之碑,在那些碑的表面,蒙着一层皮,人皮那些人皮之上写着那种奇怪的文字,而且上面画着一幅幅图案。

林凡激动的跑到一座石碑旁边,双目盯着那石碑之上蒙的那人皮之上的图案,目中是难以掩饰的火热。

那眼神是渴望震撼崇拜,秦雨瑶从来没有见过林凡这样激动过,也没有用这种火热的眼神看过一样东西。

那幅图案,是一条龙,一条昂首嘶吼的龙龙的身体之上,伤痕累累,殷红的血液洒落长空,那原本如同利剑一般的爪子已经折断,露出着参差不齐的断面,原本坚如金石的龙鳞也已经碎裂了开来,甚至有些已经脱落,在空中飘飞着。可是它的头却高高昂起,向着苍穹嘶吼。

在看到那龙的刹那,林凡心神不由一震,他恍若看到了那条龙腾飞虚空,与敌大战,重伤垂死,可是却依旧高傲的昂首的龙。那人皮之上的那条龙,不是死的,它是活的它仿佛随时会碎裂碑石腾飞九天之上。

林凡抬起兴奋的颤抖的手,想要摸摸那张图案,可是在半空之中却又停了下来,他怕因为万年时光的腐蚀,在他手碰触到那画的刹那之间,那些全部都会化作飞散的尘埃。

痴迷的看着那些图案,一个一个石碑,一个都不放过,每到一处便如痴如醉的欣赏着那些图案。

“神境至少是神境”林凡兴奋的自语着。

秦雨瑶默默的跟在林凡的身后,不发出一点声响,生怕打扰到林凡。她虽然不懂画,可是她却也看得出这些图案的不同寻常之处。

画分四境,第一境,也就是最低的一境便是形临摹万物,绘其形。在这第一境,作画之人只能画出所画之物的外部形态,也就是肉眼所见的外观之形。第二境,神第二境的神指的是神态神情神韵,能达到第二境的人,可绘万物之神韵。第三境,魂达魂境者,可绘万灵,赋其于命,供其驱使。也就是说,只要达到第三境,也就是魂境,那么便可以使得自己笔下之物具备生命,成为活物,供自己驱使。能达到第三境的画师,可以说已经是一种很强悍的存在。第四境,造化之境,挥笔可创世完全可以在自己的笔下创造一方世界

神境,看似简单无比,可是绘其一简单,若绘万物呢?林凡学画几十年,可是他到现在依旧只是第一境,也就是最为低下的一境,否则在他画出寒雪图或者祖境之图的时候完全没有必要再去融入寒意和死意,因为它们本来就有寒雪图原本就是寒冷的,有着刺骨的冷。祖境之中原本就是死气弥漫,不需要刻意的再去添加。

林凡困于形之一境之中已经好多年,如今他见到这种神境之作,甚至接近魂境的画,他怎么可能不激动。

坐在石碑之前,他没有动笔临摹,也没有想办法将拓印下来,只是就那么痴痴的看着,就像是看着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儿一般。他在静静的感受,感受那种独特的气息。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