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打电话一撞一顶律动

陈栎回山的时候,心里一转,随手去到了附近有名的饭馆提了点好菜回去。

虽然洛城与沈燕一已然辟谷多年,可这美酒美味,仍然是二人所好。自陈栎来到那无名山中,许久不曾开灶的小屋里还是热闹了几分。陈栎最初本是不了解修行者的说法,直到他闲来无事,在那样的条件下耳濡目染着还是翻阅了几本修行典籍,见那两个馋鬼狼吞虎咽着吃了好些,心里哭笑不得。

陈栎毕竟是年纪还小,约莫十四五的光景,那一整个村庄消失了心里只觉得诡异,并未细思,只想着既然不是战事,可还有再见的一天。

陈栎前脚踏进山门,后脚洛城就闻见了好味,脚下发力,陈栎恍惚以为洛城是瞬移来的。

洛城见陈栎脚下跟了只小白狗,冲那狗笑了两下,转脸与陈栎道,“这狗儿哪儿捡的啊。”

陈栎耸耸肩,“家那边。”

“溪边?”洛城斜眼看那小狗。

“师父你傻了?我家在海边……”陈栎哭笑不得。

他脚下步子不停,冲着厨房的方向疾走,“师父你等等吧,我得先去把这些吃食摆个盘,想吃就把小师妹和小师侄都叫来,听说这家的味道可是相当不错。”

洛城抽抽鼻子,“可不是?晋城的美味,谁都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那么有名。”陈栎抽了那食盒,阵阵诱人的菜香便扑面而来,“师父你若总是这般馋虫上脑,你那第八劫可该如何过?”

洛城猛拍陈栎的后背,“谁叫你这么说的?”

那小白狗见洛城如此,便一口要咬到洛城腿上,却被洛城的护身罡气轻易击退。那狗委屈地吠了两声,陈栎看的清楚,心里一揪,蹲地上抱了那狗,安抚了几下便没好气道,“你说是谁便是谁?三儿,下次要咬他,隐着三分力,积累着一齐等落到好机会,你燕一哥就帮你收拾了他。”

洛城一听沈燕一的名儿,心里的火就泄了三分,“你师侄……”

陈栎知道他这次是赢了,少年人的嘴角弯起一分笑,“一说到小师侄——”

——看起来是个会喜欢小动物的人呢。

“——这菜可是给他备的,你的嘴可讲究点。”

洛城不甘心地舔舔舌头。

“知道了。”

沈燕一那日受伤虽重,在每日的调理下也是渐渐好转。洛城出门去叫他那会儿子,他就从另一边飘飘忽忽地走了来。这会儿他穿了件桑染的外衣,扎着同色的腰带发带,米白的里衣掩在里面,却没有他的面色白。

沈燕一听见陈栎在厨房里头忙活,便走了进去客套地问了好,面上也不见惊讶。

陈栎知是他平日神识便会监察这片山林,怕是早已知道了自己回来,也就不多言。

“师侄你看这菜品,可还满意?”

沈燕一起身取了双筷子,飞快地扔进嘴里。

“不错不错。”

陈栎笑道,“急什么,我和师父说好了,他定不会抢你饭吃。”

沈燕一听言也只笑笑,“那也不能让他什么都不吃的。”

“小师妹人呢?这趟下山身上也没几个银子,不然还能给她带块胭脂?”

沈燕一想了会,“大概不在山上吧,最近山门大概会有点变动,她得解决点问题。”

陈栎洗了手,甩掉手上的水,“怎么?”

陈栎的小狗三儿忽然从门外跑了回来,沈燕一见了那狗神色微动,蹲下身去摸了摸那狗头,“小师叔……怎么捡了个这么个东西回来?”

沈燕一声音本就清淡,这会子负了伤更显得弱了,反倒像个病弱的年轻先生,前几日性子直着凶了些,倒不觉得如何,这会儿轻声软语地唤了他一声小师叔,陈栎忽然一愣,竟然脸红了几分。

沈燕一见他不答话,一抬头看他愣在那里,自己笑笑,也不说话。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