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你的奶好软

花司羽沉默了半响才道,“除了明月楼,我想不出第二种可能来。(閱讀最新章節首发щщщmЁ)”

其实,就算是花司羽不说,上官妃雪也已经猜到。

明月楼势力太大,祁然更像鬼魅一般,神出鬼没,无所不在。

之前爹的事,她早就怀疑祁然和楚家有所关联,如今楚家受三太子牵连,祁然出手相救,这也是早已意料之事。

只不过楚家这样消失无踪,那她爹的案子岂不成了无头公案,越发无从查起。

上官妃雪只觉头疼欲略,她道,“那皇上呢,皇上知道楚家失踪一事,又何反应?”

花司羽道,“还能有什么反应,派了人去查呗,只不过朝廷之中那些个无用的酒囊饭袋,我看他们就算是削尖了脑袋,也查不出什么来。”

上官妃雪手指紧握成拳,猛地往床榻边缘一击,恨得咬牙切齿,“多番与祁然交手,除了在明月总坛那一次,从未占过上风!我真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花司羽连忙扶住她的身体,拉了拉她身上的被褥,放缓了语气说道,“你别如此激动,动怒容易伤身。”

上官妃雪眼神僵冷道,“可惜凭我一人之力,根本就无法跟明月楼,跟祁然抗衡,否则也不会吃他那么多的暗亏。”

“妃雪妹妹,我的手下有一千死士,各个都是千里挑一的精锐,你若有需要,我便把这些人调给你驱使,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要养好自己的身体。”

听得花司羽所言,上官妃雪揪住的神经稍稍松懈一些。

眼下她势单力薄,想要与明月楼做抗衡,必须要有人支持,花司羽有财有势,倘若他肯帮自己,便是最好不过。

只不过这样一来,亏钱他的势必会更多。

听月已是前车之鉴,她不想自己身边的人因为她一个个遭受劫难,甚至为此丢了性命。

上官妃雪道,“你开的药我会吃,至于你说的死士之事,容我再想想。”

花司羽微微一笑,起身道,“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让月牙来前院找我。”

“我知道。”

目送花司羽离开之后,上官妃雪长长地舒了口气,心里五味杂陈。

不知为何,她心里隐约觉得楚家的失踪一定会掀起轩然大波。

楚云天虽然可恶至极,死不足惜,可楚卿毕竟帮过她,也救过她的性命,若是真的到了西北边陲之地,以楚卿的柔弱的身体,根本就活不了。

也不知他现在在何处,落在祁然的手里,以祁然的心狠手辣,他的日子也未必会好过。

午后,月牙急匆匆地闯进了上官妃雪的房间,惊喜交加地对她说道,“小,小姐,太子殿下来了……”

上官妃雪倏然从床榻上坐起,太子殿下……她差点忘了,萧子墨已经恢复了储君之位。

不过萧子墨怎会知道她在这里?

仔细一想,萧子墨手下有那么多影卫,若真想知道她的行踪,又有何难。

上官妃雪望着月牙道,“来便来吧,何须如此惊慌。”

“那小姐你要不要去大门口接驾?花城主方才已经去了。”

上官妃雪道,“既然花司羽已经去迎接了,我去也没什么用,不如就在此等着吧。”

月牙道,“那我这就去准备点心和沏茶用的水。”

不出一盏茶的工夫,萧子墨和花司羽已经到了落雪居。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见上官妃雪仍就坐在床榻上,神情自若,好像并不打算起身相迎。

花司羽清了清嗓子,望着她低低道,“妃雪妹妹,太子来看你了。”

上官妃雪的目光扫过他,落在了萧子墨身上,她道,“你不必说,我也看见了。”

她这么一说,房间里的气氛越发尴尬。

月牙提着茶壶和点心盒子走入了房间,将糕点从食盒中取出放于桌上,又分别给萧子墨和花司羽沏上了茶。

花司羽端起茶杯望向萧子墨,嘴角一勾,含笑道,“太子殿下,这是今年新供的雨前龙井,清香扑鼻,入口甘甜,你尝一尝。”

闻言,萧子墨端起茶盏心不在焉地抿了一口,双眸却一直凝着床榻上的上官妃雪。

他终是忍不住问道,“阿雪,这些天你的身体可否好些?”

“我的身体很好,你不必担心。”

“阿雪,我今天来是有事要与你商量,”萧子墨沉默了片刻又道,“父皇已经同意了,你可以随我入宫。”

上官妃雪望着他道,“我跟你说过,我不会入宫,以我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待在宫里,你又何必强人所难。”

她这么一说,气氛一下子冷寂了下来。

察觉到萧子墨沉闷的脸色,花司羽忙开口道,“太子殿下,其实妃雪妹妹住在这里挺好,我这里什么都不缺,出入也比较自由。”

萧子墨瞥过花司羽,目光瞬间转冷,“毕竟男女有别,她不能一直住在你这里。”

一句话花司羽噎得半响说不出话来,他心里暗想,男女有别?哼!住在花府跟住在宫里有什么区别!

上官妃雪终于开口,“我在花府也不过是暂住,过几天我便会走。”

“你要去哪里?”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哪里都可以,只是你们俩人不要再来找我了。”

萧子墨道,“你一个人能去哪里?万一明月楼或者君阡黎的人找来,你根本无法抵抗,不如跟我回宫,那里有御林军日夜守护,宛如铜墙铁壁,可保你的安全无虞。”

上官妃雪凝着他的眼,语气颇为无奈地说道,“我不想被关在像皇宫那样的牢笼里,做什么事都有人拘束,你在那里住了二十多年,应该知道,在宫里生活根本就没有自由。”

“没有人会约束你的自由,在宫里你可以来去自如,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上官妃雪摇摇头,声音冷厉道,“你不要逼我!”

萧子墨知道勉强她不得,只得退而求其次,他道,“那好,既然你不愿进宫,那就回上官府吧。”

上官府……不是早就被朝廷查封了么?

上官妃雪呆呆地凝着他,不知道他此话是何意。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