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换妻

半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阳光早已洒满天际,陈泽这支原本应该向北撤离军队因为昨天发生的那件事情,却还是依旧停留在原地,而作为这支军队名义上统帅的陈泽,却是昨晚才得知要向北撤离的消息,而隐瞒这消息的人正是他的“大仇家”赵帆。

“赵帆呐!你这招可太狠了!”陈泽对着帐篷里悬挂着的地图说道,从图上来看,他已经晚于原定计划一天的时间了!若不是昨天他教训赵帆的事情在军中传开了,使原先支持赵帆的人部分临阵倒戈,在昨晚将这消息告诉了陈泽,不然他都不知道自己要到什么时候才知道这个消息。不得不说,这之前的陈泽在军中的地位实在是太窝囊了。

就在陈泽烦心这件事时,帐篷外传来陈铁的一句通报:“将军,苏云求见。”

“让他进来吧!”陈泽扭头说道。不一会,苏云便出现在陈泽的身后,“将军!”苏云作揖道。

“陈铁,你在外面守着吧!不要让别人随意接近!”

“诺!”

陈泽望着陈铁离开的背影,心里满是歉意。这两天,因为陈泽和赵帆之间正式闹翻了脸,陈泽不愿意再去相信那些与赵帆有联系的卫兵,于是就只有陈铁和石头两人轮流承担守卫陈泽的任务,这就不得不加大了两人的工作量,也让陈泽心中觉得亏欠了二人。

“陈铁、石头,放心吧!等我今天除了赵帆,我会给你们应有的补偿……”陈泽看着早已远去的陈铁,暗暗在心中发誓。

“陈泽?你想什么呢?”早已站在陈泽身边的苏云说道,他从进来到现在,陈泽都好像没看到他似得,一直望着帐篷外发呆。

被苏云这就话唤醒的陈泽立马醒悟过来:“你来了呀苏云。”在只有陈泽和苏云两个人的时候,两人都是直呼其名,不称官职和尊称。同为未来的穿越者,他们更愿意接受使用在未来的那种平等的交流方式,而不是加上战国时期这种繁琐而又没多大意义的礼节。

“我都来好一阵了!”被“冷落”了好一阵的苏云一边说着,一边玩弄下巴上的胡须道:“你刚才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想对付赵帆的计策吗?”

“不是……”

“那想什么?”

“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陈泽随意搪塞道。

苏云也没再追问下去,环视了一圈四周,既然没找到昨天那个小冤家,“那个小水果呢?”

“什么小水果?”陈泽可不记得他身边有这么一号人物。

“那个糟老头的给你留下的那个小势子啊!”苏云笑道,他说出“小势子”这三个字的时候声音格外的大,似乎就是要说给他那个“小水果”听的。

“他不是叫小柿子吧……还有你怎么能说尊者是糟老头……”面对一个心智尚处于轻狂阶段苏云,陈泽也是倍感无语,这个阶段的人对别人拂他面子事可是十分在意。

“你怎么知道那个糟老头说的小势子是哪个?他又没说不是水果的那个柿子。”苏云依旧不依不挠,“我猜他就是那个小柿子……”

陈泽听得头都大了,对于这种无理取闹,他还真的没办法,“小孩子闹起情绪来还真的是麻烦。”陈泽在心里这样想着,可是嘴上却是顺着这个活祖宗说道:“对对对!你说得对!我错了还不行吗?”

“切!”苏云不屑道,“他现在人呢?不在吗?”

“他早就不在了……”陈泽可不敢告诉他师兄小势子的下落,更不敢告诉他,他的师兄小势子是他的计划当中的主角,至少现在不能让他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听听我的计划?”

“嗯……”见小势子不在,苏云也只能答应,“你说说看,昨天你可是吊足了我的胃口啊!”

片刻功夫,陈泽便把他的计划表述出来,但是他说给苏云听的仅仅是他的那一部分。

苏云感觉出来陈泽所说的计划有些不完整,问道:“怎么感觉你这计划少了很多东西啊?”“聪明!我只讲了你那一部分而已。”陈泽说这话时,有些得意,“等事情完全解决了你就知道整个过程了!”

“搞了半天,你还是不愿意说完咯!”

陈泽没有回答他,只是微微笑道:“你别问了……赶紧去把赵帆引导他该去的地方吧!这可是你的任务!”

“嗯,那我去了,你可要小心点!”

“我会的!”陈泽笑道,他这一笑,笑的很自信。

晌午时分,陈将军少有的召集了一次全军将士,据说是想当着所有人的面,当面向他的前卫兵长道歉……

“你听说了没有?将军要向赵帆道歉呢!”此时预定集合的空地上早已人山人海,自兵败后变得不那么管用的将军命令,此刻却“管用”了一回,既然神奇的将大部分人召集了过来。

“早听说了!这消息就你知道的最慢!”

“你们是给赵帆的人叫过来的吧?”

“谁不是呢?”

“陈泽那人的命令要是都听,恐怕我们都死在上党了吧……”

“就是啊……我们怎么碰上这样一个将军,苦啊……”

自上党兵败后,这样说陈泽的人不在少数,而陈泽的一贯不作为作风也让这种风气变本加厉,一日甚过一日。今日陈泽放话向赵帆道歉更是让这种风气发展到了极致,原本军中仅有的一部分拥护陈泽的人也不再说话,听之任之。所有人都觉得,陈泽真的要“倒”了,当然只是他们觉得这样而已……毕竟在陈泽还是赵王任命的合法将军,是他们名义上的“直接领导人”。

而正在此时,赵帆和十几个拥护他的人正在前往召集地的路上……“赵将军,你说说陈泽这是为什么呀?”赵帆身边一人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唉……先别这样叫,没有赵王的任命,谁都成不了将军!”尽管嘴上这样说,赵帆的表情却是十分开心,“至于他为什么这样做,他不过就是怕了而已……”

“当然!当然!”旁边的人无一不附和道。想到这,赵帆摸了摸嘴里空掉的门牙,脸色也变得凶狠起来,“这回我要在所有人面前让他也尝一尝这打掉牙的滋味!”

“是吗?那我试试?”当他们听到这句话时,原本空旷的土地上赫然出现了陈泽的身影。“我就在这……现在就让我试试吗?”说着,脸上露出一道狡黠的笑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