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三霸出道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这是叶锦瑟第一次正式的和赫连薄情对视,被迫的对视。

他和她贴的很近,两人的唇似乎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男人的气息不断的传递过来,侵占着叶锦瑟身边的每一丝空气。

叶锦瑟摇着头躲闪,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他那只像钢琴家一般优雅的大手。

那手指,玉一般的好看,却偏偏有着无穷无尽的力气。

下巴被赫连薄情捏的很疼,疼得叶锦瑟想要落泪,她的眼睛却是干涩的。

赫连薄情的瞳孔黑的彻底,黑的像是地狱的颜色。

那漆黑像是带着魔力,一点点的晕染开来,把叶锦瑟拉入其中,淹没其中。

恍惚的,叶锦瑟仿若又感觉到了那种冰冷。

三年前,被那人盯着时的冰冷。

“赫连薄情,你放开我!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

“我求求你,求求你,你放开我!你别碰我,别碰我好不好?”

漂亮的桃花眼底,无边无尽的恐惧升腾起来,瞬间占据了叶锦瑟的所有思绪。

她红着眼圈,瑟瑟发抖,哀求的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

强势惯了的女人,恐惧的模样反而带着种别样的美感。

像是雨中一朵颤抖的小花,像是……刚刚被折磨过的女人,娇弱的让人揪心。

盯着这样的叶锦瑟,赫连薄情愣了愣,捏着她下巴的大手不知不觉的便松了不少。

也许,苏城的伤不会多严重吧!

他毕竟是经过层层考核选出来的,身手比起他也逊色不了多少。

叶锦瑟虽然厉害,却还远远不是苏城的对手。

眯着凤眸,赫连薄情眼里只剩下叶锦瑟含泪的双眼。

纤长的睫毛湿漉漉的,搭配着微微上挑的眼角,轻轻眨动之间便有无限风情流露出来。

那双眼,乌黑明亮。

像是尚好的黑玛瑙,找不出一丝一毫的杂质来。

那双眼,是他见过的,最清澈的,最无辜的一双。

让他不忍在那其中染上仇恨和悲伤。

“叶锦瑟,我最后问你一次!你为什么要接近我?为什么,想要发布你和我的照片,你到底想要利用我做什么?”

有力的大手垂至身侧,赫连薄情开口,语气严肃而凝重。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只等着叶锦瑟解释。

只要她说出个合理的理由来,他就放她离开。

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可此时的叶锦瑟,对赫连薄情的话充耳未闻。

她整个人都沉浸在可怕的回忆里。

她害怕,她颤抖,她流泪……

她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不被任何人看到。

“不是我,那不是我!我没有,没有,那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我已经忘记了,我全部都忘记了,什么都没记住,呜呜……”

纤细的身体在赫连薄情放手的那一刻就堆了下去。

她甚至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只是胡乱的摇头,语无伦次。

大滴大滴的泪花很快就沾满了她精致的小脸,顺着她尖尖的下巴不断的滴落。

赫连薄情,却是因为叶锦瑟的话顿时黑了脸。

叶锦瑟,她在否认。

不愿意解释吗?

那……就是没办法解释的清楚喽?

她以为他赫连薄情就那么傻高铁三霸出道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几滴眼泪,就能蒙混过关?

心中盛满懊恼,懊恼自己的心软,懊恼叶锦瑟的自以为是。

大手扯住叶锦瑟的衣领,赫连薄情直接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叶锦瑟,你装的一点都不像!”

黑眸冷漠的盯着叶锦瑟泪湿的小脸,赫连薄情嘲弄的话语像是履了一层薄冰,冷得彻骨。

见叶锦瑟还是一直哭,甚至没看他一眼,赫连薄情冷笑出声。

“好啊,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有力的手臂扯着叶锦瑟,赫连薄情是把她拖到办公桌前面的。

他一把扫落了办公桌上的文件,把叶锦瑟丢了上去。

黑色的琉璃桌面衬托的叶锦瑟小脸愈加白皙,粉唇更显娇嫩。

她的黑发凌乱的铺在桌面上,像是尚好的绸缎般服帖而柔软。

许是办公桌的边缘硌疼了她,一声低低的痛呼从她口中溢出,被牛仔裤包裹的双腿也蜷了起来。

那动听的声音,带着几分痛苦,几分委屈。

送进赫连薄情的耳朵里,他的黑眸顿时一片幽深。

“终于出手了!你在勾引我吗,恩?”

磁性的声音多了粗噶,赫连薄情修长的手指按上叶锦瑟的唇,细细抚弄。

话语末尾的那一个‘恩’,被他问得一波三折。

他的指尖带着些薄薄的茧高铁三霸出道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子,不会让叶锦瑟疼,却带着些异样的触感。

那触电般的感觉顿时惊醒了陷在往事中的叶锦瑟。

她惊慌的睁眼,就对上了赫连薄情带着几分戏谑,几分暴虐的黑眸。

“你要干什么,你……”

撕拉……

躲闪开男人可恶的手指,叶锦瑟刚刚开口询问,衣服撕裂的声音便送进她的耳朵。

“又开始装模作样了,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

两根手指夹着一块白色的棉布,赫连薄情低笑。

“赫连薄情你混蛋!”

听出他话语里的羞辱,叶锦瑟愤怒的低吼了一句,捂着胸口迅速从办公桌上跳起来。

叶锦瑟的躲闪让赫连薄情格外不快,目光森冷。

盯着赫连薄情,叶锦瑟的桃花眼亦是充满恼火,像是要喷出火来。

两人隔着一张桌子对峙着,赫连薄情似笑非笑,像是玩弄着老鼠的猫。

叶锦瑟双腿发抖,腰部也疼得厉害,只能靠在角落里用墙壁来支撑身体。

“是吗?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很期待我这个混蛋呢!”

沉默了片刻,赫连薄情先开口。

“叶锦瑟,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的过火了,你可是会得不偿失。”

薄唇中吐出的字眼有嘲弄,也有威胁。

赫连薄情说着,身子已经绕过了办公桌一大半。

清晰的瞧见赫连薄情眼中,于以往不同的炽热光芒。

叶锦瑟如同惊慌的小兽,忍痛跳上办公桌,向着门口的方向就逃。

她的鞋子还是湿的,用力一踩就有水被挤出来。

琉璃桌面被沾了水渍,光的厉害。

叶锦瑟只觉得脚下一滑,整个人大头朝下向后栽去。

若是平时,这点事情对叶锦瑟根本造不成威胁。

可此刻,她的腰疼得厉害,根本使不上力。

更别说,身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赫连薄情。

双手抱住头部,叶锦瑟绝望的闭眼,等着疼痛的到来。

眼见着她的身体一寸寸向大理石地面接近,赫连薄情最终还是伸出手,抓住了她的t恤下摆。

“叶锦瑟,这又是什么招数,苦肉计吗?呵!”

居高临下的盯着身体呈半倒立姿势的叶锦瑟,赫连薄情满脸嘲弄的开口。

因为惊吓而紧闭着的双眼睁开,叶锦瑟立刻就开口还击。

“我不稀罕你帮忙,放手!”

咬牙切齿的对着赫连薄情低吼,叶锦瑟的语气格外硬气。

赫连薄情邪笑,果然如同叶锦瑟所说的,毫不怜惜的把她丢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顺便,还‘撕拉’一声,扯走了叶锦瑟原本就被撕坏一半的t恤衫……___ ___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