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级安琪儿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怎么会认错?!在语冠的心里一直把公子视为知己,尽管与公子相识区区一月,可公子对语冠的怜惜,语冠时刻铭记在心。【新思路中文网-手打文字版小说 sww.com】公子今天何以如此无情,语冠不求公子什么,只希望公子想起我的时候来看一眼便足矣!”这幽怨又暗自神伤的语调真是我见犹怜,不要男子听了不忍,就连我都心生动容!“语冠知道公子是有家室的人,可是语冠真的什么都不求,只求公子的露水恩泽,再无其他。公子真的不用顾虑,语冠不会给公子添任何麻烦,求公子不要这样对我!!语冠真的好心痛!!!”

莫离的手指在我的手心双击,这是让我冷静的暗示。我听着这种以退为进,欲迎还拒的戏码,真想端起杯中酒泼她一脸。可转念一想还是把这个表现的机会留给莫离好了。

“完了?”莫离冷漠的如同在地球之外。

“公子不要对语冠这么残忍,难道语冠的心公子不懂吗?”语冠姑娘开始低泣,又一大杀伤性武器登场。

“你继续。”莫离如同看戏一般,不牵动一丝感情。我心里倒是有些发笑,独角戏可不好唱啊,莫公子你好歹也稍微配合一,哪怕戏份不多,好赖人家可哪你当男主的。

“既然公子如此绝情,语冠只求最后再为公子谈上一曲,从此即使公子再来泽香楼语冠也绝不纠缠!”语冠着就来拉莫离:“最后一次,公子去我房里,真的是最后一次......”

这也太太太猖狂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居然还动起手来。

我当即一把拉过莫离,向语冠的方向撞去。莫离还来不及反应我已经将语冠撞的哎呦一声。

“语冠姑娘是吧?”我问。“我兄长可能是对你厌倦了,不如你今天为爷谈一曲好了,爷对姑娘可是早有耳闻,不知是否有此荣......唉......”

不等我完莫离一把将我拉至一边,低声道:“你疯了?穿帮了可就不好玩了......”

“你心虚了?!”

莫离抓着我的≌♀≌♀≌♀≌♀,m.↓.手一震,迟疑了一下缓缓松了手,便没再一句话。

语冠无奈最后只好领我去她房间,开门都是客这可由不得她。她的推诿就更让我确定这其中是有问题的,这可关乎莫离的清白。莫离无所谓,是问心无愧,我的眼里可不揉沙子!

我把子星的公主腰牌拍在桌上:“打开天窗亮话,我什么身份只怕你心知肚明,你怀的什么鬼胎,最好一五一十给我交代清楚,否则别怪我拆了这间妓院你信不信?!”

“公主饶命!!”语冠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把事情的真想全部交代了出来。

子星的腰牌就是好使,原本她给我是为了让我见她方便,不受阻拦,没想到却在这派上了用处。

当我跟莫离站在王霸面前时,王霸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居然被发现了,你们可真是让人好奇!许暮邪这你都能不生气,你到底是不是女人?!......这眼瞎了,脑子也不好使,哪个女的遇到这种事不是要死要活的,你倒好,即使是假的,我就不信你一没往心里去?!”

“啪!”“彭!”“哗!”一连串声响夹杂着姑娘们尖叫着向外跑去的声音。没一会功夫莫离就利落的将一干人全撂倒。

莫离走到我身边,拉着我就准备走。

“这就想走了?”王霸边粗喘边道:“明天整个扬州城都会知道许暮邪逛妓院!到时别我没给过你们机会,还是老规矩,莫离怎么做你懂的!”

“哈哈哈哈......”王霸的人一阵猖狂的哄笑,异常刺耳。

“今天我彻底收拾了他怎么样?”莫离不温不火的问我,好像再,夜宵吃什么一样。

我笑着头,莫离做事一向有分寸,我只需无条件信任他,什么都不用担心。

又是一阵拳脚,只是这次的时间更短促,惨叫声更大。

“唔唔......唔唔......你给我吃了什么?!”王霸慌恐的嚎叫着:“我要是死了你也别想好过......”

“别紧张,你不会死的,你只需要每月去许家当铺领一次解药,我保证你能活到一百岁!......我若是听到什么不想听见的消息,你可别怪自己命短!”着莫离拉着我扬长而去。

“对不起......”回去的路上我弱弱道,知道今天那句:你心虚了!伤到了他,诚心向他道歉。

莫离停下脚步,却没有话。

“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吧?!”我抓着莫离的衣袖,心里紧张起来。

“以后违心的话就不要,我会当真的,所有你的话我都会当真!我今天没有生气,我只是伤心了而已!”莫离顿了顿:“你的用心我都懂,你不希望我有一个污。可是我只在乎你的看法,其他人的我都可以无视!今天你是否对我有过一丝怀疑?!”

“我对天发誓,我没有过不相信你 ......只是我看你那么讨姑娘欢心,心里难免不平衡,所以......”

“吃醋了?”

“没有......”

“没有?!”

“......”

回去之后才想起问莫离给王霸吃的是什么,结果他不知道,只是随手取了语冠梳妆台上的一瓶东西,哪里知道是什么。我发现莫离越来越腹黑,特别是打理许家生意的这两年,手段越来越高明,也越来越让人摸不透。

关于环境这条先河,开了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把能想到的地方都去了个遍。起去过的地方,值得总结一下:皇宫、妓院、赌场、天牢、衙门、各种作坊,山山水水的就不一一细了。莫离是早就想好了,不但要当从犯,还附带怂恿包庇罪等多项罪名。等我爹发难时,他就把责任全揽了。我爹也是一不含糊,索性一块罚。

可这世上的事就是一物降一物,最终我爹一次也没罚成。我爹降我,我降莫离,莫离降司远,司远降我爹。我爹一发难,司远就来护我。我爹隔代亲,对司远是千依百顺,连他这么多年一直保有的原则也在遇上司远时弃之不顾。

一个月后我照例在雪珍国,只是这次同行的人比以往都多,而且司远第一次入地宫,那叫一个兴奋。我们一行多了子星一家,还有莫萧和阮沁郁。雪珍国从和光丹研制出来之后,就逐渐把生活范围扩展到了地面。我没离开前的四年一直忙的就是建新城,在我换颜离开的时候已经初具规模,现在就更不用了,完全是一个有特色建筑的国家。

晚上我跟不言霜留白聊着雪珍国的新规划,司远兴冲冲的跑了进来。

“娘,你快跟我来,快来!”着就一个劲的拉我。

“怎么了?”我问。

“去了就知道。”司远跟他爹一个毛病,不多话。

司远拉着我一路跑,直到进了月华殿。

“爹你这些面人是不是娘?”司远转而对我笑道:“娘,有好多个你,我数多数不过来!”

“司远什么?”我问莫离,不知道他怎么会来月华殿,还是也被司远拖过来的。

“娘这些面人都有脸,外面的一层一扣就掉!”着司远兴奋的塞了一个面人到我手中。

我摸着面人球一样的面部,我知道这些都是司空做的。我稍一用力,面人的表面就有所脱落,最后显出凹凸的脸部轮廓,那是我的脸没错。一瞬间我也明白了很多,或许司空曾想过亲自给我换颜。

我向前伸着手,莫离知晓的走了过来,将我的手握在他的掌心。他同样明白我此刻的心情,我们的幸福来的多么不容易。我们亏欠了司空,却无处可弥补。

关于莫离跟司空的约定,我在莫离难得一次的醉酒后,套了他的话。司空跟莫离的君子之约,就是在后世的轮回里,他们会排队,绝不同一世出现。

特么我不乐意了,这是要预定啊,凭什么?我的大森林难道就这样被剥夺了?!突然明白莫离为什么会给儿子取司远这个名字,他是压根就没打算给司空机会。我当时问他时,他一挑眉回问道:“不好听?”

他道阴谋在某天早上,终于得逞。

我每天醒来都习惯去摸莫离的眉头,因为在我回他身边的那些日子,我发现他即使睡了也会锁眉不展。我也养成了每天醒来,为他舒展眉头的习惯。

“这么多年了,你这习惯可不好,得改!”我有些心疼道。

“这一辈子怕是改不掉了。”莫离轻轻叹息将我揽紧,吻就落在我的额头。“你以为一辈子就能抚平我的伤痛?!”

“不然你还想我怎样?”我都把一辈子交出去了,还不知足。

“答应我一件事。”莫离。我在他怀里蹭了蹭,算是了头。哪里知道人家目光长远,都打起我下辈子的主意。

“你跟应风那一世姻缘已定,在他之前我们每一世都相守好不好?!”莫离更用力的抱紧我,好像随时会失去我一般。“我们的伤不是一辈子就能抚平的,我需要跟你幸福很久很久才能忘了曾经爱你那些痛和伤!”

我已经答应了,所以没有反悔的权利,不过我心甘情愿!我们真的需要很长很长的幸福,才不会在梦里因为失去彼此而慌张。

桔梗花成了雪珍国的国花,随处可见。莫离也知道其中的典故,只是花语被我改写为:在无望中坚守,爱会超越一切,得到永恒!

一直忘了不言,不言是入了赘,取了皇室公主霜至纯。依旧当他当大总管,与霜留白总算消除了隔阂。

我是习惯了叫霜留白,其实已经是雪留白,可又有谁会叫到他到名字?霜留白的妻妾全部都回到他身边。尽管当时我就知道他们会瞒天过海,可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看来,倒也不失是最好倒结果。

应风娶了江怜,其中原由我不想去,至少在某个层面,顾全了所有人。

子星跟翔宇很少待在宫里的,天南海北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翔宇要为子星寻一处世外桃源,莫离到时我们可以做邻居。

由于七绝换颜蜜的关系,我足足迟缓了十七年才开始衰老。莫离被我连哄带骗,总算也用了一次的晴缺花的鲜蜜,连同身上的疤痕都去掉了。可尽管如此莫离看起来还是与我有十几岁的差距。

当司远十四岁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站在一起。别人以为我是司远到姐姐,而莫离像大叔一样,一直在呵护着我。

也就从那年开始,我们终于可以一起慢慢变老,感受时间给身体带来的残酷变化,尽管微不可查,却告诉我们要更加珍爱彼此。

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ove),最新章节抢鲜,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